東西問(wèn)|李伯重: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要增進(jìn)對話(huà),避免“獨白”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1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社北京6月20日電 題: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要增進(jìn)對話(huà),避免“獨白”

  ——專(zhuān)訪(fǎng)北京大學(xué)人文講席教授李伯重

  作者 曾玥

  “中國學(xué)的世界對話(huà)·比利時(shí)論壇”于當地時(shí)間6月20日在布魯塞爾舉行。北京大學(xué)人文講席教授李伯重受邀出席論壇。過(guò)去數十年來(lái),李伯重常赴歐美講學(xué),作為國際經(jīng)濟史學(xué)會(huì )成立以來(lái)首位擔任執委會(huì )委員的中國學(xué)者,他與西方學(xué)術(shù)界長(cháng)期保持交流與合作。

  近年來(lái),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發(fā)生了哪些演變?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又應如何進(jìn)一步增進(jìn)“對話(huà)”,避免“獨白”?李伯重就此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”專(zhuān)訪(fǎng),作出解答。

  現將訪(fǎng)談實(shí)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中國學(xué)與漢學(xué)的區別是什么?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近年來(lái)發(fā)生了哪些演變,您如何看待這些變化?

  李伯重:漢學(xué)原指的是兩漢時(shí)期的學(xué)術(shù)思想,主要研究儒家經(jīng)典,尤其是經(jīng)、史、名物、訓詁考據之學(xué)等。漢朝滅亡之后,漢學(xué)便隨之沉寂。直到清朝學(xué)者倡議恢復漢人治學(xué)學(xué)風(fēng),漢學(xué)再度興起,乾嘉學(xué)派盛極一時(shí)。

大學(xué)生手抄儒家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,紀念孔子誕辰。中新社發(fā) 董鑫 攝

  明末清初,歐洲傳教士紛紛來(lái)華,他們對中國的了解主要源自當時(shí)的士大夫群體,因此關(guān)注中國的文化、歷史、語(yǔ)言、文學(xué)等方面,并逐漸形成了一門(mén)研究中國的學(xué)問(wèn),Sinology。Sinology的研究?jì)热菖c乾嘉學(xué)派的研究?jì)热菹喈斠恢,因此,用“漢學(xué)”來(lái)對應其翻譯,進(jìn)而形容當時(shí)海外對中國的研究,是比較合適的。

  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發(fā)展,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西方對中國的看法發(fā)生了很大的改變,西方學(xué)術(shù)界不再單純研究中國的經(jīng)典、歷史、文化、語(yǔ)言,開(kāi)始重視研究中國的現狀。二戰以后,更具有現代意義的Chinese Studies(一般譯為中文/華文研究)逐漸興起。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中國綜合國力持續增強,在國際上的作用越來(lái)越受矚目,西方對中國的研究也更加全面,由此形成了中國學(xué)(China Studies)。

  漢學(xué)與中國學(xué)有前后繼承關(guān)系,但也有本質(zhì)不同。前者主要研究中國的傳統文化,后者主要研究中國現狀。但研究現狀也需要追溯歷史,任何國家的現狀都是從歷史中延續而來(lái)的。

  近年來(lái),中國學(xué)研究的內容發(fā)生了很大的轉變,研究范圍非常廣泛,研究方法不盡相同,特別是借助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的研究方法之后,中國學(xué)研究在主題、方向和手段上都發(fā)生了很大變化。今天的中國學(xué)和傳統的漢學(xué)已經(jīng)不可同日而語(yǔ)。

  中新社記者:世界中國學(xué)研究應如何進(jìn)一步增進(jìn)“對話(huà)”,避免“獨白”?

  李伯重:不交流一定是“獨白”。上世紀80年代,我第一次到美國交流學(xué)習,當時(shí)我的英文不夠好,聽(tīng)不懂國外的學(xué)術(shù)語(yǔ)言,我用當時(shí)國內習見(jiàn)的話(huà)語(yǔ)體系和學(xué)到的“中式英語(yǔ)”寫(xiě)的論文,人家讀起來(lái)也感到不習慣,因此也就沒(méi)辦法很好地與外國學(xué)者進(jìn)行交流。后來(lái)我在國外教書(shū)和做研究,一個(gè)很重要的收獲就是逐漸了解外國學(xué)者采用什么研究方法、關(guān)注什么研究?jì)热、存在哪些?yōu)點(diǎn)和不足,并將學(xué)到的東西應用到中國史學(xué)研究中,再通過(guò)發(fā)表英文著(zhù)作和文章向西方介紹中國,逐漸走出“獨白”的困境。

  中國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海外學(xué)者積極來(lái)華做研究。與此同時(shí),大量海外學(xué)者的研究成果被翻譯成中文在中國傳播,幫助更多中國學(xué)者了解外界如何看待中國。這是一個(gè)雙向的過(guò)程,雙方通過(guò)直接交流更好地發(fā)現彼此、了解彼此、研究彼此,讓世界更好地讀懂中國,也促進(jìn)中國更好地讀懂世界。中外學(xué)術(shù)界頻繁交流與互鑒,使我們得以避免“自說(shuō)自話(huà)”。

美國留學(xué)生浩志德與數十位來(lái)自世界各地的博士一起,在孔子故里的尼山圣源書(shū)院集體誦讀中文和英文版《論語(yǔ)》。劉關(guān)關(guān) 攝

  2000年,在瑞典阿里爾德小鎮舉行的一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史會(huì )議上,我結識了著(zhù)名的荷蘭經(jīng)濟史學(xué)家揚·路易騰·范·贊登(Jan Luiten van Zanden),我們都從事16至19世紀的經(jīng)濟史研究。一次散步聊天時(shí)他告訴我,他讀過(guò)我寫(xiě)的關(guān)于中國長(cháng)江三角洲經(jīng)濟史的書(shū),發(fā)現中國的江南地區,與荷蘭在近代早期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模式有很多相似之處。他提議我們兩人合作,對歐亞這兩個(gè)地區近代早期的經(jīng)濟情況進(jìn)行比較研究。

  受他啟發(fā),我開(kāi)始學(xué)習當時(shí)西方學(xué)界剛剛興起的國民賬戶(hù)系統的研究方法,并用此方法耗時(shí)10年寫(xiě)就《中國的早期近代經(jīng)濟——1820年代華亭—婁縣地區GDP研究》一書(shū)。2012年,我們兩人在各自研究基礎上合寫(xiě)的文章《Before the Great Divergence? Comparing the Yangzi Delta and the Netherland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》發(fā)表于美國《經(jīng)濟史雜志》;我的著(zhù)作《An Early Modern Economy in China: The Yangzi Delta in the1820s》(《中國的早期近代經(jīng)濟——1820年代的長(cháng)江三角洲》)也于2021年由英國劍橋大學(xué)出版社出版,范·贊登和柏金斯(Dwight Perkins)、霍夫曼(Philip Hoffman)三位學(xué)者為該書(shū)寫(xiě)了序言。

  至今,我和海外各國同行的學(xué)術(shù)交往已有40余年,我覺(jué)得這是一種真正有效、很有意義的交流合作。

  中新社記者:從您與歐美學(xué)術(shù)界交往合作的經(jīng)驗來(lái)看,中西方學(xué)者在學(xué)術(shù)研究上具有哪些共性和個(gè)性?本次論壇的主題為“中國學(xué)和歐洲的中國觀(guān)”,以學(xué)術(shù)交流為代表的人文交流合作如何增進(jìn)中外相互理解?

  李伯重:共性是學(xué)術(shù)研究的科學(xué)性。我是做歷史研究的,歷史學(xué)到底是人文學(xué)還是科學(xué),直到今天也沒(méi)有定論。世界上大多數歷史學(xué)家都認為,歷史學(xué)是一門(mén)科學(xué),因此國際歷史學(xué)的最大學(xué)術(shù)組織“國際歷史科學(xué)委員會(huì )”的名稱(chēng)就是“歷史科學(xué)”。歷史學(xué)研究的目的是還原、重構歷史,使用的方法是提出研究問(wèn)題和假設,搜尋足夠的資料,用正確的方法進(jìn)行分析,以證實(shí)假設的真偽,最后得出結論。這種方法,就是科學(xué)研究的方法。

  至于個(gè)性,各國學(xué)者受其成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、文化背景的影響,不可避免會(huì )以本國視角認識外部世界。當我們看待同樣的歷史事實(shí)時(shí),中國人和西方人的視角可能會(huì )不一樣。但歷史本來(lái)就是多元的,不應用單一的眼光去看待,正如看不到月球的背面,就永遠不知道月球的全貌。因此,進(jìn)行學(xué)術(shù)研究不能抱有“唯我獨尊”的思想,而要承認各國學(xué)者的研究都有其優(yōu)點(diǎn),應當相互尊重。我覺(jué)得各國學(xué)者應該通過(guò)個(gè)性化交流討論,逐漸形成普遍認可的觀(guān)點(diǎn)共識,在多元歷史道路上發(fā)掘共同規律,將各自的共性和個(gè)性相結合,形成較為完整、正確的認知。

外國友人體驗中國茶藝文化。李拾歡 攝

  中國和歐洲的交往擁有長(cháng)久的歷史,雙方對彼此的認識雖然不斷增進(jìn),但也存在著(zhù)若干誤解甚至偏見(jiàn)。在消除誤解的過(guò)程中,歷史學(xué)家的責任是要為社會(huì )大眾提供正確的知識。正如有學(xué)者提出“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”,研究歷史是為當代服務(wù)的,只有通過(guò)深入研究歷史,真正了解過(guò)去,才能正確認識今天。因此,我們還需要進(jìn)行更多努力,以促進(jìn)中歐雙方更好地認識對方。

  像“中國學(xué)的世界對話(huà)·比利時(shí)論壇”這樣的國際學(xué)術(shù)交流平臺是一個(gè)很好的機會(huì ),致力于在學(xué)術(shù)等層面上幫助各國學(xué)者增進(jìn)了解、互相交流,尤其是凝聚對中國學(xué)研究的共識,這有助于消除誤解和偏見(jiàn)。

  但這是一項長(cháng)期工程,需要多管齊下。對于學(xué)者來(lái)說(shuō),要做到這一點(diǎn),就需要用相對客觀(guān)和中性的方法,對中歐各自的歷史和現實(shí)情況進(jìn)行深入研究,在此基礎上進(jìn)行比較分析,看到雙方的共同和不同之處,進(jìn)而克服以往那些基于一方對另一方的認識偏差所導致的偏見(jiàn)。(完)

  受訪(fǎng)者簡(jiǎn)介:

  李伯重,生于1949年,1985年獲得歷史學(xué)博士學(xué)位,系新中國成立后首批博士學(xué)位獲得者之一,F任北京大學(xué)人文講席教授,曾供職于浙江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、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、清華大學(xué)、香港科技大學(xué);并曾任美國哈佛大學(xué)、密執安大學(xué)、加州大學(xué)洛杉磯分校、加州理工學(xué)院、英國倫敦經(jīng)濟學(xué)院、日本慶應義塾大學(xué)、法國國家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高等研究院的客座教授,以及美國國會(huì )威爾遜國際學(xué)者中心、美國全國人文學(xué)中心、麻省理工學(xué)院、英國劍橋大學(xué)、日本東京大學(xué)的客座研究員,日本東洋文庫名譽(yù)研究員,國際經(jīng)濟史學(xué)會(huì )執委會(huì )委員《Journal of Global History》編委等。自1974年以來(lái),在海內外出版中國經(jīng)濟史研究專(zhuān)著(zhù)十余部,論文多篇。其中專(zhuān)著(zhù)《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in the Yangzi Delta, 1620-1850》《江南的早期工業(yè)化,1550-1850》《理論、方法與發(fā)展趨勢:中國經(jīng)濟史研究新探》《中國的早期近代經(jīng)濟――1820年代華亭-婁縣地區GDP研究》《火槍與賬簿:早期經(jīng)濟全球化時(shí)代的中國與東亞世界》等,曾獲北京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優(yōu)秀科研成果獎、中國高校人文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研究?jì)?yōu)秀成果獎、郭沫若中國歷史學(xué)獎、東亞(中日韓)“亞洲圖書(shū)獎”之著(zhù)作獎、香港研究資助局首屆“杰出學(xué)術(shù)獎”等。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