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深州手藝人80余道工序讓桃木變身藝術(shù)品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1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選料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繪圖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打坯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雕刻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雕刻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雕刻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雕刻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用砂紙進(jìn)行打磨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正在用鋼絲鋸鏤空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制作的部分藝術(shù)品。劉娟 攝
氣勢磅礴的《五虎圖》、造型各異的掛件擺件……6月20日,走進(jìn)河北省深州市手藝人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一件件桃木雕刻藝術(shù)品巧奪天工。單建征是衡水市市級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單氏木工雕刻第五代傳承人,其祖上曾在北京從事木雕制作。多年來(lái),他立足深州蜜桃之鄉品牌和資源優(yōu)勢,對桃木雕刻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開(kāi)發(fā)和研究,以桃木為主材料,經(jīng)過(guò)選料、繪圖、打坯、雕刻、打磨等80多道工序,讓一塊塊普通的桃木變身一件件藝術(shù)品。圖為河北省深州市單建征的木雕工作室,單建征制作的部分藝術(shù)品。劉娟 攝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