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初的“中國”,原來(lái)在這里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19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周刊

  夜幕降臨前的涼爽時(shí)分,山西運城的市民喜愛(ài)在城南的湖水邊散步。遠處山氣氤氳,湖上空蒙一片,隱約傳來(lái)咸濕氣味。湖水與岸邊連接處,結晶體漂浮在水面。這是一片無(wú)邊無(wú)際的鹽湖,有“中國死!敝Q(chēng)。

  運城鹽湖,便是史書(shū)中出鏡率相當高的河東鹽池。

  在鹽稅占據財政收入重頭的封建時(shí)代,河東鹽池的鹽稅曾獨占唐朝全年財政收入的八分之一。明代晉商興起,也因這片鹽池。民國初年,袁世凱與五國銀行團簽訂總數2500萬(wàn)英鎊的善后借款合同,鹽稅是重要擔保條件之一,隨后,運城鹽池95%稅款流入五國銀行團。直到20世紀90年代,運城仍是中國最大的無(wú)機鹽工業(yè)基地。

  如今在風(fēng)平浪靜的湖區,已經(jīng)難以想象曾經(jīng)的風(fēng)云激蕩。4年前,鹽湖停止產(chǎn)鹽,轉身成為生態(tài)湖,運城鹽湖的制鹽史就此終結。這段歷史長(cháng)達四五千年,幾乎貫穿中華文明史。

  “從夏商周三代王朝直至北宋,中國的政治、文化中心主要游移于豫陜晉河谷平原所在的大中原地區。中原文明的形成與成長(cháng),除了河谷平原廣袤沃土利于發(fā)展農業(yè)、山林川澤便于漁獵采集,以運城鹽湖為主所提供的鹽業(yè)之利,恐怕也是一個(gè)重要的支撐!笔锥紟煼洞髮W(xué)教授、考古學(xué)者戴向明說(shuō)。

  探尋中原文明的源頭,要回到這片鹽池。

  鹽與銅

  今天,鹽湖邊最具古意的景觀(guān),是湖岸幾十米開(kāi)外一些斷續的土堆。土堆底部露出整齊的磚墻,頂部已長(cháng)滿(mǎn)雜樹(shù)。這是明朝修建的禁墻,環(huán)池120里,為防止私人采鹽。禁墻的修建,最早可追溯至唐朝。

  運城因采鹽而生,古稱(chēng)鹽氏、監鹽城、司鹽城。如今的這個(gè)“運”字,元朝時(shí)取自“運司”,就是將鹽運往各地的意思。

  戴向明說(shuō),與河東池鹽有關(guān)的記載,最早見(jiàn)于西周銅器銘文。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的西周霸伯簋上,刻著(zhù)銘文“惟十又一月,井叔來(lái)鹽,蔑霸伯歷”,記載井叔來(lái)霸國經(jīng)辦鹽事,表明西周王室對鹽池的重視。而王朝對鹽業(yè)的控制由來(lái)已久,甲骨卜辭中,便記載過(guò)商王室設立的治鹽官員“鹵小臣”。

  “現在來(lái)看,仰韶時(shí)代廟底溝文化時(shí)期,鹽池就開(kāi)始有明確利用的證據。到了陶寺文化時(shí)期更不用說(shuō)了,陶寺人往南發(fā)展也跟鹽池有關(guān)!敝袊缈圃嚎脊叛芯克芯繂T、山西工作隊隊長(cháng)高江濤說(shuō)。由此判斷,鹽池的利用史至少已有四五千年。

  在距離鹽池幾十公里的夏縣,考古人員也發(fā)現了鹽。那座古城,或許就與鹽有關(guān)。

  在一片麥田里,考古發(fā)掘揭露出40多座圓形房屋基址,直徑長(cháng)達10多米。那是20世紀70年代的發(fā)現,其功能一直眾說(shuō)紛紜。直到近年,有考古學(xué)者在實(shí)驗室分析了建筑基址的土樣,發(fā)現鈉離子、鈣離子、氯離子、硫酸根離子濃度很高,與現代鹽池地表土壤樣品分析結果基本一致。一個(gè)結論浮現出來(lái):這些圓形建筑可能是商朝的鹽倉。

  這些建筑位于夏縣東下馮遺址,是晉南一處著(zhù)名遺址。關(guān)于圓形建筑的功能,也有另一種說(shuō)法。根據測算,這些圓倉如果存滿(mǎn)鹽,總量可達1.2萬(wàn)噸。當時(shí)是否需要如此多的鹽,生產(chǎn)規模能否達到這么大?2019年,在河南偃師商城,考古人員也發(fā)現了形制幾乎一模一樣的圓倉,總數可達100座,功能是國家糧倉。

  “所以也可能是糧倉,也有可能儲鹽,都是推測,還需要進(jìn)一步的證據!睎|下馮遺址考古發(fā)掘項目負責人、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華夏文明研究所副所長(cháng)崔俊俊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(shuō)。

  2020年開(kāi)始,沉寂了40多年的東下馮遺址重啟發(fā)掘,旨在更清晰地揭露遺址面貌,繼而探究晉南與夏商王朝的關(guān)系,乃至夏商政權更替等問(wèn)題。去年,這里有一項重大發(fā)現:多達三四千塊銅礦石和煉渣沉睡在泥土里。那是夏朝晚期的遺存,人們已經(jīng)在此壘灶建爐,焚火煉銅。東下馮位于中條山山腳下,中條山正是一座富含銅礦的山脈,當地至今仍有冶金企業(yè)。

  在東下馮人生活的時(shí)代,不遠處的洛陽(yáng)盆地里,二里頭王朝正在崛起。二里頭遺址普遍被認為是中國第一個(gè)王朝夏朝的晚期都城。晉南和豫西距離不遠,中條山的銅礦和河東鹽池的鹽,是維持王朝統治的戰略資源,東下馮極有可能是夏商王朝控制資源的橋頭堡。

  崔俊俊認為,商王朝對東下馮的控制十分明顯,比如東下馮與商都有幾乎相同的日用器物,基本可以說(shuō)是商王朝在西北方向的屬地。而夏王朝與東下馮或許是此消彼長(cháng)的關(guān)系,時(shí)而結盟,時(shí)而對抗。東下馮這個(gè)夏商王朝政權中心西部的聚落,保存著(zhù)夏商之變的痕跡。東下馮就像一個(gè)小切口,折射著(zhù)大時(shí)代。

  “關(guān)于夏朝和商朝的分界,原來(lái)都在河南探討,從二里頭到偃師商城、鄭州商城等。但似乎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一個(gè)瓶頸,難有新的進(jìn)展!贝蘅】≌f(shuō),而東下馮這樣的周邊遺址,或許能提供新的證據。

  商朝時(shí)晉南地區有多座城池。東下馮遺址、西吳壁遺址和垣曲商城是其中三個(gè)重要遺址。2018年啟動(dòng)發(fā)掘的西吳壁遺址,更是直接找到了夏商冶煉銅器的地點(diǎn)。

  西吳壁冶銅遺址活躍在公元前1600余年到公元前1200余年間,對應于史書(shū),是夏代晚期和商代早期。夏商遺存分布面積約70萬(wàn)平方米,相當于一個(gè)故宮大小,與夏商特別是商代青銅產(chǎn)業(yè)的規模相匹配,可以視為當時(shí)一處大規模的重工業(yè)基地。

  西吳壁遺址距離中條山僅數公里,從山中銅礦煉好的銅料,便源源不斷輸送到夏商的都城,在都城內的鑄銅作坊,鑄成將震驚后世的青銅器。如今博物館里那些著(zhù)名的夏商青銅重器,或許就源自西吳壁人制備的銅料。

  從晉南到河南,鹽和銅就像兩把精巧的鑰匙,撬動(dòng)中原這把鎖。

  “金三角”

  5月底,晉南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炎夏,麥子熟了,遍地金黃。今年,山西臨汾市襄汾縣陶寺遺址正在發(fā)掘的手工業(yè)作坊區遺址,就在麥田包圍之下。被考古隊雇來(lái)發(fā)掘的農民,一邊挖著(zhù)4000年前的陶窯,一邊也在計劃收麥子了。

  考古隊員與農民作息同步,早上7點(diǎn)進(jìn)發(fā)掘區,中午躲過(guò)最嚴酷的日頭,漫長(cháng)的午覺(jué)后,下午4點(diǎn)鐘才能返回現場(chǎng)。但4點(diǎn)的陽(yáng)光依然毒辣,必須用草帽和長(cháng)袖衫裹得嚴嚴實(shí)實(shí)。最多到6月底,就必須停工了,等夏天過(guò)去。

  晉南陶寺遺址,已經(jīng)持續發(fā)掘了近半個(gè)世紀。這片廣闊的史前遺址,曾是4000年前黃河流域最宏大、最威嚴的城,面積達280多萬(wàn)平方米,有4個(gè)故宮大小。

  “大致在距今4500年左右,最先進(jìn)的歷史舞臺轉移到了晉南。晉南興起了陶寺文化,它相當于古史上的堯舜時(shí)代,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現的最初的‘中國’,奠定了華夏的根基!敝(zhù)名考古學(xué)家蘇秉琦曾如此判斷。

  在襄汾,至今流傳著(zhù)很多關(guān)于堯的傳說(shuō)。古史記載“堯都平陽(yáng)”,平陽(yáng)便是此地舊稱(chēng)。

  “幾”字形黃河的最后一個(gè)大拐彎,分割出了3個(gè)省份。北部是山西運城盆地和臨汾盆地;西南部是陜西關(guān)中渭河平原,經(jīng)渭南到達西安;東南過(guò)河南三門(mén)峽市,可達洛陽(yáng)盆地。緊密相鄰的運城、臨汾、渭南、三門(mén)峽四市,抱團成“黃河金三角”。

  時(shí)間撥回到四五千年前,晉陜豫交界的晉南、豫西和關(guān)中,也是一個(gè)交流密切、發(fā)展迅速的“金三角”。黃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發(fā)展程度很高,仰韶文化的彩陶,就發(fā)源于三門(mén)峽和晉南?梢哉f(shuō),這片地區在中華文明起源中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在距今7000年至5000年的仰韶文化時(shí)代,“黃河金三角”的三個(gè)方向都有發(fā)達的文化,如西安的半坡遺址、三門(mén)峽的廟底溝文化、河南鞏義的雙槐樹(shù)遺址等。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魏興濤說(shuō),仰韶文化分布區中心的晉陜豫交界地區及渭河流域,恰處華山(古代華山是對秦嶺山脈的統稱(chēng))北麓,存有豐富的關(guān)于黃帝和炎帝的古史傳說(shuō),“仰韶文化尤其是中期,與中華人文始祖——黃帝以及華夏民族之‘華’族的形成關(guān)系密切”。

  5000年前的中華大地上,活躍著(zhù)幾支高度發(fā)達的文化,現在被考古發(fā)掘出土的,有長(cháng)江下游的浙江余杭良渚遺址、長(cháng)江中游的湖北天門(mén)石家河城址、西遼河流域的牛河梁遺址等,而中原地區當時(shí)并不突出。直至距今4000年前后,那些老牌文明次第衰落消亡,歷史舞臺轉到了北方,晉南成為最亮眼的星系。

  陶寺發(fā)掘區的土坑之下,經(jīng)驗豐富的技師和高?脊艑(zhuān)業(yè)實(shí)習生蹲在地上,用手鏟刮著(zhù)泥土,尋找不同功能區之間的分界線(xiàn),俗稱(chēng)“找邊”。古代地基內外、坑里坑外,被全部埋入地下后,依然會(huì )顯示出顏色的差別,但這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的眼睛來(lái)辨認。比如隊里的高級技師馮九生,干了幾十年考古,他的眼睛就是尺。而真正稱(chēng)得上學(xué)者的,一支考古隊里通常只有兩三個(gè)人。

  高江濤膚色被曬得黑紅,每年在襄汾和北京之間上演雙城記,至少8個(gè)多月待在襄汾考古一線(xiàn)。過(guò)去兩年,他帶著(zhù)考古隊員,新發(fā)掘出一個(gè)600平方米左右的宮殿基址,命名為二號宮殿基址。殿內有一些圓形坑,其中一個(gè)坑內,有一只狗的頭骨。另一個(gè)坑的壁上,埋著(zhù)一具人骨,身邊也有一具完整狗骨!斑說(shuō)不清楚什么用途,或許跟祭祀有關(guān)!备呓瓭f(shuō)。

  二號宮殿位于陶寺宮城的宮殿區。2012年開(kāi)始,陶寺遺址的發(fā)掘專(zhuān)注于尋找宮城。此前幾十年對陶寺遺址的認識,從中心性聚落升級為都邑,但這個(gè)都城性質(zhì)的城邦,究竟有多大范圍、宮殿在哪里、有沒(méi)有城墻……一系列問(wèn)題還沒(méi)有搞清楚,事關(guān)對這座城的宏觀(guān)認識。

  目標確定,隨后的勘探和發(fā)掘雖然緩慢,但綱舉目張,拼圖逐漸完整?脊湃藛T確定了外城墻的范圍,圍合面積達280萬(wàn)平方米;又找到了近13萬(wàn)平方米的宮城,以及最大的一號宮殿基址,面積達6500平方米,近乎故宮太和殿的3倍。

  二號宮殿發(fā)掘結束后,考古隊暫時(shí)離開(kāi)了宮殿區。他們跟宮殿區死磕10年了,這片麥田倒也沒(méi)負有心人!袄^續在宮殿區發(fā)掘,無(wú)非再多挖一兩個(gè)宮殿,從科研探索的目的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意義不是很大!备呓瓭f(shuō)。

  考古很慢,所以更加看重效率,優(yōu)選最能出成果、解決關(guān)鍵問(wèn)題的領(lǐng)域。從今年開(kāi)始,陶寺考古轉向宮殿區外,進(jìn)入手工作坊區和墓葬區。每天,他們兵分兩頭,進(jìn)入兩個(gè)工地同時(shí)開(kāi)工,一邊通過(guò)手工作坊,揭示更完整的社會(huì )面貌;另一邊,看看墓葬里是否會(huì )有新的線(xiàn)索。

  陶寺文化衰落后,遺址發(fā)生了什么?二號宮殿提供了部分答案。二號宮殿始建于陶寺文化早期,到了晚期時(shí)早已廢棄,但考古人員在其地面上發(fā)現了晚期窯址。這說(shuō)明,陶寺王權消失后,此地或許依然生活著(zhù)百姓,只是已經(jīng)衰退為一個(gè)普通的聚落,舊宮殿里開(kāi)了新窯。再往后,陶寺城終究還是徹底荒廢,長(cháng)達近2000年無(wú)人居住,后來(lái)成為廣闊的麥田,直至今日。

  如果陶寺也像此前那些區域性文明一樣消失不見(jiàn),那么歷史不過(guò)重新演繹了一次無(wú)情的煙消云散。但這次的劇本不同,陶寺政權消亡后,文明內涵卻被繼承了下來(lái),柔軟的文化擁有更綿長(cháng)的生命力,最終注入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。

  最關(guān)鍵的一次傳遞,是后起之秀二里頭人的接棒。

  中原之心

  一塊文保碑立在運城夏縣西陰村的鄉道旁,刻著(zhù)“西陰村遺址”,1996年入選全國重點(diǎn)文保單位。碑旁是一座小小的紀念館,中國考古學(xué)之父——李濟紀念館,門(mén)匾之上“之父”兩字已脫落殆盡。沿紀念館背后的斜坡而上,臺地上孤零零地矗立著(zhù)一塊紀念碑——李濟先生發(fā)掘西陰村遺址紀念碑,身后是麥田,身前是桃林,已無(wú)任何考古痕跡。

  西陰村遺址紀念碑,紀念1926年李濟在此開(kāi)展的中國人首次領(lǐng)導的現代考古行動(dòng)。攝影/本刊記者 倪偉

  李濟來(lái)的那一年是1926年,30歲的李濟是年輕的清華國學(xué)研究院講師,從美國哈佛大學(xué)人類(lèi)學(xué)研究所畢業(yè)歸國。5年前,瑞典人安特生與中國地質(zhì)學(xué)家袁復禮帶隊,在河南三門(mén)峽的仰韶村,開(kāi)啟了中國第一次現代考古。

  5年來(lái),安特生又陸續在西北發(fā)現了馬家窯遺址和齊家遺址,從這些遺址的彩陶中,他自認為拼湊出了中國文明自西而來(lái)的“路線(xiàn)”。這一說(shuō)法后來(lái)被擊碎,但當時(shí)足以震動(dòng)整個(gè)學(xué)界。

  “中國的學(xué)者應該感覺(jué)萬(wàn)分的慚愧!崩顫冀K如此覺(jué)得。因為與中國古史有重要關(guān)系的材料,大半由外國人搜尋和發(fā)掘而來(lái)。而安特生的中國文化“西來(lái)說(shuō)”,讓中國歷史的傳統認知乃至民族自信心都產(chǎn)生了動(dòng)搖。

  在民國中國知識界,文明起源于本土還是來(lái)自西方,成為一個(gè)非常重要的問(wèn)題。李濟準備去田野里找答案。

  1926年臘月二十三,李濟離開(kāi)北京,踏上考察之路,同行者正是有考古經(jīng)驗的袁復禮。文獻記載,堯、舜、禹的都城分別在平陽(yáng)、蒲坂和安邑,這三個(gè)地名在晉南都有跡可循,分別在今天的臨汾、永濟、夏縣一帶,安邑這個(gè)地名在1926年時(shí),甚至和古文獻中的記載依然一致。

  3月,他們到達夏縣,當地傳說(shuō)中,這里有大禹廟和禹王后裔陵墓。他們路過(guò)西陰村時(shí),猛然發(fā)現面前的一片土地上,散落著(zhù)大量的史前陶片,占地數畝。

  當年10月,李、袁重返西陰村,正式開(kāi)始發(fā)掘。到次年年初發(fā)掘結束,9輛大車(chē)裝載著(zhù)幾十個(gè)大木箱回到北京,木箱里幾乎全是破碎陶片。其中還有一個(gè)特別的發(fā)現:半只蠶繭殼。繭殼的切口極為平直,似是人工切割的痕跡,有人判斷,這是人工養蠶繅絲的證據。90多年后的2019年,在夏縣師村遺址,考古人員發(fā)掘出了幾枚石雕和陶制的蠶蛹,距今6000年以上,將中國養蠶史又向前推進(jìn)了近千年。

  西陰村遺址考古,是中國人首次獨立主持的現代考古發(fā)掘。這次考古最初的目標,就是探求中國史前文化的源頭。不論是安特生在仰韶村發(fā)現仰韶遺址,還是李濟在西陰村主持的第一次發(fā)掘,中國現代考古學(xué)的起源,正是中原地區。

  30多年之后的1959年,考古學(xué)者徐旭生決定尋找“夏墟”。他梳理了古籍中所有有關(guān)夏朝的地名,發(fā)現最集中的地區,就是豫西和晉南兩處,正是中原的心臟地帶。他先前往豫西,在洛陽(yáng)偃師的二里頭村,意外發(fā)現了二里頭遺址。盛夏已至,他沒(méi)有繼續前往晉南。

  這次發(fā)現,成為中國考古史的里程碑之一。

  二里頭遺址被普遍視為夏朝晚期都城,是繼陶寺之后,黃河“金三角”地區另一個(gè)大都邑。從日常器物來(lái)看,二里頭與陶寺人的習慣差別很大,應是兩個(gè)族群。但貴族階層的高等級器物中,卻有很多前后相繼之處。

  陶寺貴族開(kāi)始使用漆木器,也會(huì )將綠松石片鑲嵌在腕飾和頭飾上,這些特別的做法,都見(jiàn)于后來(lái)的二里頭。陶寺遺址外城內有宮城的都城設計,以及宮殿區、祭祀區、手工業(yè)作坊區等構成要素,被二里頭的規劃師們幾乎原樣復制。更引人注目的是,中原地區最早的銅器和范鑄技術(shù)就出自陶寺,在此基礎上,二里頭人發(fā)展出更先進(jìn)的青銅冶煉技術(shù),跨入了青銅時(shí)代。

  “日用陶器其實(shí)不能完全反映一個(gè)社會(huì )、一種文化的核心特征,一個(gè)社會(huì )的主流思想和核心價(jià)值取向,恰恰可以在高技術(shù)含量的高規格器物中得到反映!备呓瓭龑Α吨袊侣勚芸氛f(shuō)。

  高等級器物體現著(zhù)形而上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趨同,更能證明兩種文化的內在聯(lián)結。以玉器、漆木器、龍圖騰等為代表的禮制思想,在陶寺文化中萌芽成型,到二里頭文化發(fā)揚光大。往后數千年,禮制都是中華民族的基本價(jià)值理念。

  這是中華文明至關(guān)重要的一躍。然而,證據鏈并不完美。

  陶寺與二里頭之間,有一個(gè)刺眼的缺環(huán)。陶寺政權衰落時(shí)間是距今3900年左右,二里頭遺址起始于距今3750年左右,中間有100多年的空當。在科學(xué)檢測越來(lái)越精確的今天,這個(gè)空當不僅不能被含混地忽略掉,反而越發(fā)顯眼。

  年復一年的發(fā)掘、尋找后,填補這個(gè)缺環(huán)的人終于浮出水面,他們在河南新密市的新砦。新砦文化的存續時(shí)間,上與陶寺古國重疊,下與二里頭王朝銜接。在新砦文化的花地嘴遺址,祭祀坑里就出現了特征明顯屬于陶寺文化的鬲、斝等日用陶器,以及疑似龍紋的獸面,龍圖騰已經(jīng)明確出現在陶寺,顯示了新砦可能受到陶寺文化影響。新砦人無(wú)意中成為歷史的傳令兵。

  自二里頭以后,中國歷史的演變就清晰了起來(lái)。從夏到商,中國進(jìn)入有文字的時(shí)代,歷史被記載,延綿不絕。而二里頭的文化一枝獨秀,中原文化再也沒(méi)有中斷。

  石頭城

  就在陶寺文化興盛時(shí),一些陶寺人開(kāi)始向四方遷移,向北的人翻過(guò)了呂梁山。他們聽(tīng)說(shuō),北方有另一個(gè)強大的王國,住在石頭城里。走到黃河邊上,他們終于見(jiàn)到了一座宏偉的石城,建在高高的臺地之上,石塊壘起堅固的城墻,朔風(fēng)之中,寒石如鐵,堅硬冰冷。

  從城墻外能看到,城門(mén)是一個(gè)半圓形的團城形狀,走進(jìn)去得繞幾個(gè)彎。城墻頭上,瞭望人在警惕地巡視。城址很獨特:南至蔚汾河河谷,北抵貓兒溝深溝,西臨寬闊的黃河,也就是說(shuō),三面都倚仗天險。唯一向陸地敞開(kāi)的東面,建起兩道城墻,兩端都抵達河、溝,整座城由此被緊密地包圍了起來(lái)。

  這是一座極為森嚴、警覺(jué)的城。

  城址核心區是內城中的一座臺城,四周又圈了一道護墻,3.2米厚的護墻比2.4米厚的城墻還要厚實(shí)。在多重石墻拱衛之下,連片的石頭房子在黃河與蔚汾河的夾角上聳立。后來(lái)陶寺人會(huì )知道,其實(shí),這并不是他們所聽(tīng)說(shuō)的那座大石頭城。

  大約4000年后,2014年,山西省考古院的考古人員在這里發(fā)現了古城遺跡,最先注意到的線(xiàn)索,是地面上斷斷續續一兩百米的石頭遺跡,很像城墻。老鄉對他們說(shuō),這個(gè)臺地就叫“城墻圪垛”。不知這個(gè)地名是何時(shí)開(kāi)始叫的,但仿佛是一聲古老的呼喚,訴說(shuō)身世。在另一處叫作“石門(mén)墕”的地方,他們發(fā)現了內城的城門(mén)。再往核心區走,那個(gè)叫“小玉梁”的臺地上,真的有玉器出土。

  “城墻圪垛有城墻,石門(mén)墕上有城門(mén),小玉梁上有玉器!鄙轿魇】脊叛芯吭嚎蒲泄芾聿恐魅、興縣碧村遺址項目負責人張光輝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說(shuō),相比于絕大多數史前考古只能從未知中拼湊線(xiàn)索,碧村遺址考古是一直在驗證和確認猜想,“這是最讓我們驚喜的!2023年,碧村遺址被評為上一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(fā)現。

  陶寺人為碧村人帶來(lái)了一些南部風(fēng)俗,比如使用玉器的習慣。碧村遺址里至今存留著(zhù)綠松石制作的飾物,這是典型的中原風(fēng)格。

  然而,碧村這座石頭城并非那個(gè)傳說(shuō)中的大石頭城。那座城在更西之地,距離碧村直線(xiàn)51公里。那座城址今天被稱(chēng)為石峁遺址,位于陜西神木,面積超過(guò)400萬(wàn)平方米,遠超75萬(wàn)平方米的碧村遺址。但兩者又有很多相似之處,譬如建在高臺上的石城、雙城墻、以河溝為屏障、護墻包砌、寧曲勿彎的城門(mén)等宏觀(guān)規制,以及一些細節之處,如在城墻里埋玉器的習俗!熬拖袷歉鶕粡垐D紙畫(huà)的!睆埞廨x說(shuō)。

  這兩座城址的關(guān)系密不可分。碧村遺址位于黃河東岸的緩坡上,或是一處良好的黃河渡口。所以,碧村實(shí)際上扼守著(zhù)石峁向東的一處通道,也是一處重要的軍事屏障。

  碧村遺址與石峁遺址究竟有怎樣的聯(lián)系?一種猜想認為,碧村是石峁伸向東方的橋頭堡。另一種解釋認為,它們是兩個(gè)唇齒相依的古國,客觀(guān)上具有一定的從屬關(guān)系。張光輝透露,去年碧村遺址又有新發(fā)現,將建城時(shí)間前推了200年,早于石峁建城!八员檀骞懦遣粫(huì )是石峁人所建!睆埞廨x說(shuō)。

  在那個(gè)天下萬(wàn)國的時(shí)代,晉陜高原“靠天吃飯”的農業(yè)極不穩定。張光輝說(shuō),糧食生產(chǎn)和供給的危機,造成各部落之間的激烈攻伐,所以這些石城要筑造得如此固若金湯。就在硝煙彌漫中,石峁成為當時(shí)中國北方最大的政體,碧村則成為其關(guān)鍵的盟友和屏障。憑借地理位置優(yōu)勢,碧村也成為石峁與中原文化交流的中轉站。一些留存至今的器物上展現了文化交融的基因,如陶寺、碧村、石峁都出現了牙璧、多璜聯(lián)璧等玉禮器。

  陶寺與石峁,中原和晉陜高原兩大文化族群的交流,當時(shí)就在今天山西區域內發(fā)生!皬呐R汾盆地的陶寺,向北經(jīng)過(guò)太原盆地再西進(jìn),就到達了碧村。碧村應該是陶寺和石峁文化之間重要的連接點(diǎn)之一!备呓瓭f(shuō)。從陶寺到石峁還有另一條通道,就是向西渡過(guò)黃河,沿黃河谷地北上,經(jīng)過(guò)延安的蘆山峁遺址等中轉。蘆山峁遺址也發(fā)現了陶寺文化的多璜聯(lián)璧等器物。

  在晉西高原,考古人員已經(jīng)零星發(fā)現了20多座石城,而實(shí)際數量遠多于此。它們與內蒙古中南部、陜北石城基本連成一片,形成圍繞黃河兩岸集中分布的石城文化帶。

  黃河沖刷之下,大量基巖在河床上裸露,石材比燒磚、夯土更易得,催生了東方極為罕見(jiàn)的石城。數千年之后,石頭依然留在原地,經(jīng)由考古重見(jiàn)天日后,不需要依憑想象,便能肉眼可見(jiàn)往日的恢宏壯闊。相比于絕大多數考古遺址只剩下難以辨識的泥土,碧村和石峁遺址的石頭遺跡極為難得。

  今天在晉陜高原上,石材依然是一種重要建材,人們用其砌窯洞、壘護坡,或許是幾千年傳承至今的方法,可以追溯到碧村先民那個(gè)年代。

  從地理角度去看,晉南晉北差異甚大。碧村之后,又過(guò)了2000多年,晉北再次迎來(lái)文化高峰。北魏年間,鮮卑族拓跋氏的政權建都平城,即今天的大同。北魏信奉佛教,在武周山南麓,以前后5位皇帝為原型,開(kāi)鑿了5尊巨大的佛像。歷經(jīng)風(fēng)吹雨打,這些佛像至今依然背倚武周山,注目人間。它們就是曇曜五窟。以五窟為起點(diǎn),北魏皇家在武周山最終開(kāi)鑿出延綿1公里的5萬(wàn)多尊佛像,即云岡石窟。云岡石窟是中國石窟的模板,其建造理念、方法、技術(shù)等對其后整個(gè)中國的石窟都有影響。

  后來(lái),銳意改革的孝文帝遷都洛陽(yáng),出身自游牧民族的北魏,縱身扎入中原腹地,改易漢俗,融入中原文化之中。發(fā)源于晉南、豫西的中原文化,統一了晉南晉北,并最終成為中華文化的底色。

  發(fā)于2024.6.17總第1144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雜志

  雜志標題:站在山西,回望華夏“根基”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