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烏今年能接住多少“富貴”?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19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周刊

  5月26日,義烏的球迷服供應商溫從見(jiàn)完成了今年球服出口的最后一批空運。

  打開(kāi)樣板間,他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展示了今年的熱門(mén)設計款:“歐洲杯有德國款,美洲杯有巴西、阿根廷款,奧運會(huì )有法國款。主辦地、球隊人氣、人口數量,這些因素都要考慮!

  他是義烏丹娜絲進(jìn)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,在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期間,他曾以自家品牌原創(chuàng )球服的銷(xiāo)量“預測”比賽隊伍人氣,也因一筆來(lái)自阿根廷的“三顆星冠軍服”訂單而意外走紅。今年,是他第二次做原創(chuàng )設計。

  為迎接即將到來(lái)的歐洲杯、美洲杯,溫從見(jiàn)將兩年前為卡塔爾世界杯32強球隊設計的球服全部推翻,重新推出了一整套設計。

  6月的歐洲杯和美洲杯、7月的巴黎奧運會(huì )、11月的美國大選……國際“大事”將在下半年接踵而至。每逢賽事,一次次創(chuàng )造奇跡的義烏老板們總被寄予“爆單”的厚望,今年也不例外。賽事授權商品,球類(lèi)、球服、旗幟等文體用品,應援棒、獎杯、玩具、飾品等周邊商品都受到大量關(guān)注。

  今年,義烏究竟能接住多少“富貴”?溫從見(jiàn)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今年,歐洲杯和奧運會(huì )兩大賽事帶來(lái)的營(yíng)業(yè)額增長(cháng)約有30%,日常開(kāi)動(dòng)3個(gè)工廠(chǎng)。

  但歐洲杯的影響力遠比不上世界杯。2022年世界杯期間,他公司的營(yíng)業(yè)額是前一年的2倍左右,共售出200萬(wàn)件球衣!爱敃r(shí)全年只忙這一件事,尤其在6—9月旺期,最多開(kāi)動(dòng)了8個(gè)工廠(chǎng)!

  “晨涵制球”商鋪,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正在打電話(huà)核對信息。攝影/王詩(shī)涵

  “潑天的富貴不至于”

  去年10月,義烏互悅工藝品有限公司總經(jīng)理林道來(lái)終于談下了公司第一筆奧運會(huì )授權訂單生意——法國巴黎奧運會(huì )官方硅膠手環(huán),數量100萬(wàn)個(gè)。

  一家位于常州的大型外貿公司是林道來(lái)公司十幾年的老客戶(hù)。兩三個(gè)月前,對方代理了一系列奧運會(huì )授權商品訂單,其中有一款手環(huán),找到林道來(lái)公司在內的兩三家公司,開(kāi)始對比資質(zhì)和價(jià)格。

  雙方就打樣、驗品、評質(zhì)、對色等環(huán)節來(lái)回對比確認,其間溝通了四五次,終于敲定了訂單!巴Σ蝗菀椎。禮品的技術(shù)含量不高,價(jià)格透明,強調性?xún)r(jià)比,需要在壓縮成本又不影響質(zhì)量的前提下完成!绷值纴(lái)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自己的工廠(chǎng)設在東莞,包裝、采購等流程則放在義烏,在質(zhì)量相同的前提下,這一優(yōu)勢使其在價(jià)格上最終勝出。

  今年開(kāi)年后及4月初,100萬(wàn)個(gè)手環(huán)分為兩批交付,現已完成結款。他表示,雖然“潑天的富貴不至于”,但其2023整年的營(yíng)業(yè)額增長(cháng)了約10%。當前,距離2024法國巴黎奧運會(huì )開(kāi)幕已不足50天,這批手環(huán)已經(jīng)出現在了當地的紀念品商店。

  在法國巴黎奧賽博物館周邊的一家商店,奧運紀念品已占據了三分之二的墻面。游客曹玥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售價(jià)35歐元的毛絨吉祥物“弗里吉”,以及水瓶、鑰匙扣、徽章、貼紙等商品的價(jià)簽上都寫(xiě)有“中國制造”,另有小部分商品標注產(chǎn)于法國。

  巴黎奧組委曾在2022年11月宣布,“弗里吉”銷(xiāo)量預計達200萬(wàn)件,占奧運特許商品1.27億歐元銷(xiāo)售總額的20%—25%;其中80%將外包給中國廠(chǎng)商制造,僅有8%在本地生產(chǎn)。

  不過(guò),這些官方授權訂單,分給義烏的卻不多。義烏市商務(wù)局出口貿易科科長(cháng)黃俊僑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回應,義烏尚沒(méi)有摸排到生產(chǎn)吉祥物的情況,但有奧運授權商品的訂單。

  在國際性賽事中,授權商品訂單大多來(lái)自于賽事的贊助商和官方合作伙伴,它們將訂單委托給外貿公司,令其在世界范圍內尋找工廠(chǎng)。有一定客戶(hù)資源積累,并在資質(zhì)和價(jià)格比拼中勝出的商家,才可能接住這撥“富貴”。

  一位義烏進(jìn)出口商表示,授權商品工藝要求高、允許次品率低,而義烏絕大多數小加工廠(chǎng)不具有規;S(chǎng),也難以承擔取得授權的成本。

  這一類(lèi)訂單往往也較為隱秘!巴赓Q訂單承接不易,商家自然注意保守機密,是商業(yè)秘密也是知識產(chǎn)權!绷x商智庫執行院長(cháng)周淮山評價(jià)。林道來(lái)表示,自家的訂單能被發(fā)掘,也是因為小商品城的檔口能較好地展示樣品。

  由于國際賽事IP授權嚴格,仿制、侵權被查處的風(fēng)險極高,商家也更為謹慎。以“一墩難求”的2022年北京冬奧會(huì )為例,冰墩墩授權生產(chǎn)的企業(yè)在晉江、北京和南通,義烏并不在列。當年2月,義烏就開(kāi)展了對侵犯奧林匹克標志、商標、專(zhuān)利等違法行為的排查,對未經(jīng)授權用于商用的情況處以罰款。

  因而,大多數義烏商戶(hù)們的機會(huì ),在于依賴(lài)線(xiàn)下賽事提振需求的周邊商品,如應援棒、飾品、玩具、獎杯等。小商品城運動(dòng)器材體育休閑商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王強曾表示,去年夏天,商會(huì )就召集企業(yè)和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商談營(yíng)銷(xiāo)策略,搶抓奧運經(jīng)濟。

  盡管訂單量不能與動(dòng)輒“百萬(wàn)”的授權訂單相比,但貼合熱點(diǎn),用創(chuàng )意吸引訂單,是小商品城商家的強項。

  在帥特玩具商鋪,一款國旗配色的閃光應援棒成為了今年的“爆款”。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過(guò)惠萍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工廠(chǎng)自2月起陸續接單,法國客戶(hù)下單最多,最大訂單達3萬(wàn)—5萬(wàn)件,目前銷(xiāo)售額同比增長(cháng)了二三成。

  在法國等外國客戶(hù)的鼓勵下,古梵馳中古商鋪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劉如群嘗試做了11款藍白紅配色的原創(chuàng )耳飾。在4月份推出后,有幾款已經(jīng)斷貨,她正計劃推進(jìn)原創(chuàng )項鏈的設計,迎接國內市場(chǎng)即將到來(lái)的奧運熱。

  “歐美客戶(hù)對玩具質(zhì)量的要求較高。產(chǎn)品一定要創(chuàng )新,可能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就火了!泵缑缤婢呱啼伣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王許雪感嘆,她的店里有一款提脖雞玩具,因偶然被錯認為法國“高盧雄雞”,意外接到了許多“慕名而來(lái)”的訂單。

  奧運會(huì )不如世界杯

  在賽事大年的預期下,為了在今年開(kāi)市后迎接訂單,“夫妻檔”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葉德模和陳顯春去年就制定了備貨策略:獎杯兩側掛上藍白紅三色飄帶,為亞洲和美洲客戶(hù)準備“土豪金”,為歐洲客戶(hù)設計淡金色獎杯。

  他們經(jīng)營(yíng)的金尊獎杯店內,獎杯、獎牌等產(chǎn)品,多用于國內外自主舉辦的體育賽事。盡管并非專(zhuān)用于歐洲杯和奧運會(huì ),但銷(xiāo)量也“水漲船高”。

  陳顯春表示,今年的外貿業(yè)務(wù)較去年增長(cháng)了10%,歐美客戶(hù)偏少,以線(xiàn)上訂單居多,新增客戶(hù)主要來(lái)自南美國家,今年接到的最大單子也來(lái)自南美客戶(hù)。

  歐美客戶(hù)不多,是今年許多義烏商家的感受。因為穩定合作品牌雙魚(yú)成為了巴黎奧運的指定用球品牌,健勇體育商鋪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周堅也成為了雙魚(yú)中文版紀念款禮盒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。盡管禮盒售價(jià)為39元6個(gè)球,目前銷(xiāo)售額達18萬(wàn)元,但她表示“利潤很少,返點(diǎn)最多5%”。由于內銷(xiāo)業(yè)務(wù)近年來(lái)有所削弱,令她開(kāi)心的是今年外貿業(yè)務(wù)在中東、中亞國家的新客拓展。

  除了奧運授權手環(huán),林道來(lái)去年還交付了一批為巴塞羅那足球俱樂(lè )部定制的手環(huán),至少6種配色,數量達50萬(wàn)個(gè),但他并不清楚手環(huán)用于什么賽事!皧W運會(huì )和世界杯的logo明顯,這些球隊的文字、配色多樣,平時(shí)不會(huì )特別留意!

  對于大多數“來(lái)樣定制”的義烏商家,商品的樣式由客戶(hù)需求決定。在銷(xiāo)量增長(cháng)不明顯的情況下,許多旗幟、球類(lèi)商鋪的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表示“沒(méi)感受到賽事氣氛”。

  一位旗幟類(lèi)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表示,在國際賽事兩年一度的周期下,今年訂單銷(xiāo)量確有增長(cháng),但感受不到奧運會(huì )或歐洲杯元素!笆澜绫鞍⒏、巴西等國國旗訂單增幅很明顯,賽時(shí)每天都可能接到當晚比賽贏(yíng)家的訂單!彼貞。

  他隔壁的商鋪也在等待客戶(hù)。店里高掛“2020美國大選”樣品旗,KT板寫(xiě)有“各類(lèi)美國國旗現貨”,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介紹著(zhù)“面料都是阻燃的,質(zhì)量保證”。但她坦言“今年其實(shí)一個(gè)美國客戶(hù)都沒(méi)有”,主要客戶(hù)來(lái)自中東、非洲、東南亞、南美等市場(chǎng)。

  相比之下,兩年前的卡塔爾世界杯,則是另一番“繁榮”,中東的土豪客戶(hù)更偏愛(ài)直接在中國下單。據義烏市奧凱體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吳曉明回憶,2022年,他的一個(gè)卡塔爾老客戶(hù)成為了賽事贊助商,向他下了10萬(wàn)個(gè)足球訂單。比賽期間,工廠(chǎng)共出貨了100萬(wàn)個(gè)足球。

  “賽事背后是巨大的供應鏈,除了大型商超,可口可樂(lè )、殼牌等贊助商也會(huì )下大量訂單定做紀念品足球!绷值纴(lái)說(shuō)。2022世界杯,他也接到許多與可口可樂(lè )等品牌合作商家的授權訂單,手環(huán)的生產(chǎn)數量達兩三百萬(wàn)個(gè)。

  今年,吳曉明感到這一類(lèi)訂單明顯減少,“歐洲市場(chǎng)消費力下降,歐盟的訂單有轉移越南、巴基斯坦、印度等國的趨勢”。

  從數據上看,也能反映這一趨勢。義烏體育用品的主要出口市場(chǎng)在亞洲、北美和拉丁美洲。據義烏海關(guān)數據,今年1—3月,義烏對法國及其所屬歐盟的出口額分別為617.8萬(wàn)元和1.52億元,分別占總出口額的0.3%和8.2%。

  “還是世界杯更熱鬧!笔茉L(fǎng)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普遍認為,世界杯能帶動(dòng)更大受眾范圍的線(xiàn)下狂歡,吸引中東、南美等主要市場(chǎng)客戶(hù)訂單,也能帶動(dòng)更多小商品品類(lèi)的參與,如彩色假發(fā),助威喇叭,球星元素的鑰匙扣,足球元素的手拍、口哨、抱枕等。2022年,據義烏市體育用品協(xié)會(huì )估算,義烏制造占據了世界杯周邊商品市場(chǎng)份額的70%。

  用創(chuàng )新“突圍”內卷

  盡管不如想象的“潑天富貴”,但今年第一季度,義烏體育用品行業(yè)出口仍然領(lǐng)先其他行業(yè)。

  據義烏海關(guān)統計,1—3月,義烏體育用品及設備出口額達18.6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51.9%,領(lǐng)先全品類(lèi)增速;其中,健身器材和球類(lèi)的出口額最高,分別達6.7億元、4.5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54.5%和73.9%。

  談及原因,義烏市商務(wù)局出口貿易科科長(cháng)黃俊僑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解釋?zhuān)?—2月為春節前出貨高峰期,去年同期因疫情初放開(kāi)和春節休市基數較低,隨著(zhù)全球受疫情影響逐漸消失,體育類(lèi)等戶(hù)外用品的復蘇也快于其他商品。

  “疫情期間,室內健身、隔網(wǎng)運動(dòng)等品類(lèi)的需求增長(cháng)較大,戶(hù)外聚集性運動(dòng)則受限。2022卡塔爾世界杯后需求一下放開(kāi),球類(lèi)產(chǎn)品釋放出巨大的能量!奔嫒瘟x烏市體育用品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的吳曉明說(shuō)。

  從出口國看,今年1—3月,義烏體育用品對美國出口額位列第一,為3.9億元,占比21.2%,同比增長(cháng)60.4%;對菲律賓、墨西哥和印度出口分別占比5.0%、4.8%和4.0%,同比增長(cháng)3.0倍、66.3%和1.5倍。

  隨著(zhù)需求和出口的復蘇,卷土重來(lái)的,還有小商品制造業(yè)的激烈競爭。

  “我們這個(gè)行業(yè)有個(gè)明顯特點(diǎn),像‘不倒翁’,好一年惡三年!眳菚悦魈寡,因投資成本低、生產(chǎn)門(mén)檻低、技術(shù)含量低,以足球行業(yè)為例,每隔四年就會(huì )出現一次“一哄而上”的熱潮,冷卻后又大量出清。

  “低端市場(chǎng)見(jiàn)不得一點(diǎn)風(fēng)吹草動(dòng),就像在海里,小船易翻!彼f(shuō)。入行多年來(lái),最夸張時(shí),他見(jiàn)過(guò)義烏有70家足球工廠(chǎng)。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當地人工、產(chǎn)出和房租成本逐年上升,許多工廠(chǎng)搬遷至河南、安徽、四川、貴州等地,本地現在僅剩三四家工廠(chǎng)。

  前年的世界杯再一次帶動(dòng)了球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熱銷(xiāo)。吳曉明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2022年下半年和2023年,市面上最便宜的足球單價(jià)為7.8元;但熱度過(guò)后,商家們便開(kāi)始低價(jià)傾銷(xiāo),今年的最低單價(jià)已降至5.8元。

  近兩年,包括體育用球和玩具球在內,小商品城又新增了超百家“賣(mài)球”的商鋪,租金也持續上漲。為了保持平衡,吳曉明決定不在今年過(guò)度擴張產(chǎn)能,將自家工廠(chǎng)的月度產(chǎn)量控制在12萬(wàn)個(gè)左右,以此去匹配更優(yōu)質(zhì)高端的客戶(hù)。

  要想活下來(lái),中小商家只能被迫“內卷”。一家制球商鋪的經(jīng)營(yíng)戶(hù)表示,自家足球的訂單量較去年下滑!案叨水a(chǎn)品面向歐美,但客戶(hù)在減少。中低端產(chǎn)品同行太多沒(méi)有優(yōu)勢,價(jià)格也被壓得很低。整體上客戶(hù)需求在減少,訂單的量級從幾萬(wàn)降至幾千!

  也有一些不愿低價(jià)內卷的商家,漸漸走上品牌轉型和原創(chuàng )的路徑。從2015年起,吳曉明的工廠(chǎng)開(kāi)始向中高端工藝轉型,漸漸參與用球標準的起草,獲得國內賽事指定資格,建立與國外足協(xié)的合作!皬男袠I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的角度,我們呼吁商家做個(gè)性化、品牌化、系列化,鼓勵建立自己的產(chǎn)品標準,找到對應價(jià)格帶,才能以不同的姿態(tài)面對市場(chǎng),定位到自己的客戶(hù)!

  溫從見(jiàn)自2009年起在義烏小商品城開(kāi)店,如今是義烏第一個(gè)做原創(chuàng )球服的商家。他坦言,以前也吃過(guò)侵權罰款的“苦”,現在嘗到了原創(chuàng )的“甜”,“純粹接訂單制造,被客戶(hù)算得很死,現在我可以自己掌握定價(jià)權!笨ㄋ柺澜绫唤Y束,他就開(kāi)始了2026年美加墨世界杯的商標注冊工作,并在今年4月收到了證書(shū)。

  發(fā)于2024.6.17總第1144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雜志

  雜志標題:體育大年,義烏又“爆單”了嗎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