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西問(wèn)·名家坊|葛劍雄:文明互鑒和文化自信何以并行不悖?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6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社深圳6月24日電 題:文明互鑒和文化自信何以并行不悖?

  ——專(zhuān)訪(fǎng)著(zhù)名學(xué)者、歷史地理學(xué)家葛劍雄

  中新社記者 索有為

  著(zhù)名學(xué)者、歷史地理學(xué)家葛劍雄曾擔任復旦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,年近八旬的他于2024年3月出任香港中文大學(xué)(深圳)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!爸夭倥f業(yè)”的葛劍雄日前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(wèn)”專(zhuān)訪(fǎng),暢談中外圖書(shū)館的異同與進(jìn)步、歷史地理學(xué)的重要性以及中西文明交流互鑒等議題,強調在文化自信的同時(shí),東西文化應互相尊重,實(shí)現美美與共。

  現將訪(fǎng)談實(shí)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是一所大學(xué)的重要學(xué)術(shù)崗位,您在年近八旬之際出任香港中文大學(xué)(深圳)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,您心目中最理想的圖書(shū)館應該是什么樣子的?中外圖書(shū)館能給彼此提供哪些借鑒?

  葛劍雄:一個(gè)大學(xué)、一個(gè)好的圖書(shū)館,不僅僅要有書(shū)、告訴大家這本書(shū)在哪里,還要告訴大家某個(gè)學(xué)科的學(xué)術(shù)前沿是什么,最新學(xué)術(shù)動(dòng)態(tài)是什么,最新的資料在哪里,怎么去檢索……這就要求圖書(shū)館必須有一批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科館員。

  圖書(shū)館不僅是一個(gè)藏書(shū)、找書(shū)、看書(shū)的地方,還應該是全校一個(gè)信息、動(dòng)態(tài)、思想、觀(guān)念集中的地方,而且要有新功能。我們要創(chuàng )新,給圖書(shū)館提供更好的條件,讓有限的資源、有限的空間更好地發(fā)揮作用。

  沒(méi)有哪一個(gè)圖書(shū)館是十全十美的,圖書(shū)館有各種功能,有專(zhuān)業(yè)的圖書(shū)館,有公眾的圖書(shū)館,也有適合各個(gè)不同層面的圖書(shū)館。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應該有它自己的特點(diǎn)。另外,現在各方面發(fā)展太快,即使在今天認為很理想的,可能明天就不是了,所以圖書(shū)館要根據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作出不同的調整,從這個(gè)角度講,我想最理想的圖書(shū)館只是在我心目中間,現在還沒(méi)有。

  1985年,我第一次到美國哈佛大學(xué)的圖書(shū)館,后來(lái)也到其它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,發(fā)現他們和我們的圖書(shū)館有很大差別。

  我們當時(shí)的圖書(shū)館任務(wù)是把書(shū)管理好、保管好。比如古籍不讓看、不讓復印,拍照擔心閃光,也不可以。而美國圖書(shū)館的概念是每一本書(shū)最好都能來(lái)看,服務(wù)好讀者,讓書(shū)盡量地發(fā)揮作用。

  另一方面,我們的圖書(shū)館條件之前太差,經(jīng)過(guò)改革開(kāi)放,館硬件有非常大的進(jìn)步。像我們學(xué)校這樣的圖書(shū)館,和現在世界上任何一流大學(xué)、一流城市相比,我們都當之無(wú)愧,更加重要的是一些圖書(shū)館理念也已改變,就是著(zhù)眼于為讀者服務(wù)。當然,圖書(shū)館真正的理念、在人文方面的提升以及新功能方面還是很不夠的。

  各種圖書(shū)館要根據不同的功能,實(shí)現很好的匹配互補。比如要求高校圖書(shū)館都要向公眾開(kāi)放,這是混淆概念。特殊情況下,公共圖書(shū)館做不了的時(shí)候,在某些地區或者在某個(gè)階段,專(zhuān)業(yè)圖書(shū)館或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為公眾開(kāi)放,是一種彌補。在正常情況下,這兩者要區分開(kāi)來(lái),不然就造成資源的浪費;還有要求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24小時(shí)開(kāi)放也是沒(méi)有必要的,個(gè)別的特殊需求可以用特殊手段來(lái)安排。

  現在大量電子資源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都可以找到,但很多人不會(huì )去利用。所以現在對圖書(shū)館資源合理利用、資源共享才是最重要的,圖書(shū)館永遠不可能滿(mǎn)足每一個(gè)人的需求。

  中新社記者:對于一個(gè)合格的大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,歷史知識應該掌握到哪種程度?

  葛劍雄:美國很多大學(xué)無(wú)論學(xué)什么專(zhuān)業(yè),在本科必須學(xué)兩門(mén)課。一門(mén)是歷史,一門(mén)是藝術(shù)。藝術(shù)是提升人的精神境界、審美觀(guān)念。很多人都不明白歷史是什么,歷史是后人對前人前事有意識地選擇性地記錄。比如清朝皇帝的史料就有很多。如果不選擇,一般人不但看不懂,也沒(méi)有時(shí)間看。那用什么來(lái)選擇呢?用我們自己的主流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來(lái)選擇。

  很多人誤解學(xué)歷史就是要知道一些知識,知道一個(gè)過(guò)程,其實(shí)學(xué)歷史主要是有助于確立正確的歷史價(jià)值觀(guān),所以它的重要性超過(guò)其他學(xué)科。

  中新社記者:您是歷史地理學(xué)的權威,請您談?wù)勅绾螛?shù)立起“世界中的中國”的概念?

  葛劍雄:很多人誤以為歷史地理是既研究歷史又研究地理,但歷史地理不是歷史加地理,而是歷史時(shí)期的地理。中華文明怎么產(chǎn)生的呢?離不開(kāi)當時(shí)的地理環(huán)境。你看當初曾經(jīng)滿(mǎn)天星斗,各地都出現文明曙光,比如良渚文明,但是其他的文明曙光之后都暗淡甚至斷絕了,只有黃河中下游地區的襄汾陶寺遺址等,之后發(fā)展到河南偃師二里頭。為什么呢?是因為這塊地方當時(shí)是最適合人類(lèi)生活、生產(chǎn)、生存的。黃土高原和黃土沖積的平原,土壤疏松,沒(méi)有茂密的植被,容易開(kāi)發(fā)成農田,而且它連成一片,這個(gè)管理成本很低。最后這里成為中華民族、中華文明發(fā)展的核心,并且向四方擴展。所以無(wú)論是中華民族還是整個(gè)人類(lèi)歷史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,我把它歸結為兩條主線(xiàn):一條主線(xiàn)就是不斷地適應地理環(huán)境、利用地理環(huán)境,一定程度上改造地理環(huán)境,這樣保證人類(lèi)的物質(zhì)文明。另一條主線(xiàn)就是從精神上成為人,不斷地產(chǎn)生人性,鞏固人性,來(lái)克服獸性、生物性。但無(wú)論是物質(zhì)還是精神,都不能離開(kāi)當時(shí)的地理環(huán)境。

  到了今天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發(fā)達,如果人們能夠順應地理環(huán)境,還是可以起到最大的效應。比如深圳,靠近香港,對外開(kāi)放容易,這就是人文條件。又比如“一帶一路”,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就是要發(fā)揮海運的優(yōu)勢,這離不開(kāi)地理條件。一定程度上人們可以克服地理環(huán)境的障礙,但是利用它的話(huà)不是更好嗎?包括竺可楨對歷史氣候變遷的研究成果,第一階段靠考古資料,第二階段靠物候資料(主要是歷史地理),第三階段靠方志,也主要是運用歷史地理的研究方法。所以歷史地理學(xué)科未來(lái)對人類(lèi)應該作出更大的貢獻。

  我們一直強調中華文明是獨立發(fā)展的,這不是因為中華民族的祖先有什么特異功能,而是地理環(huán)境所決定的。世界上其他的文明基本上都是環(huán)地中海周?chē)l(fā)展的,早期的印度文明基本上受希臘文明影響,而中華文明的確是獨立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,原因就是地理障礙。印度靠中國最近,也隔著(zhù)喜馬拉雅山、青藏高原、橫斷山脈和印度洋。在這種情況下,中華文明在歷史上找不到同其他文明進(jìn)行有效交流的途徑,所以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內中華文明不了解希臘、羅馬、埃及,希臘、羅馬、埃及同樣也不了解中華文明。

  但另一方面,人類(lèi)之間必然有交流的需求,更主要有一種深層的需求?傆腥苏J為我們祖先怎么不開(kāi)放,開(kāi)放的動(dòng)因是什么?其實(shí)只有真正的需求才是動(dòng)因。比如絲綢之路,張騫出使西域是偶然的,他的目的不是為了貿易,但絲綢傳出去之后外界就有了貿易的需求。中國對海洋也沒(méi)有需求,古代海洋對中國而言就是“漁鹽之利”,打魚(yú)、曬鹽,但鹽實(shí)際上也不是全靠海洋的,即使我們今天中國人食用的鹽中,海鹽只供應5%,其他鹽來(lái)自?xún)汝懙柠}礦。對海洋真正的需求是航運,但古代中國并不需要。要知道在古代中國的確可以不需要世界,而世界需要中國。

  所以我們現在兩種傾向都要防止,一種認為中華文明是完全同外界沒(méi)有聯(lián)系的,不是這么回事。最早的小麥、黃牛、綿羊就是外界傳入的,青銅冶煉技術(shù)也是巴比倫人傳過(guò)來(lái)的,后來(lái)物質(zhì)上傳播過(guò)來(lái)更多,佛教也是外面來(lái)的,并不是絕對封閉的。但另一方面,中國的確是長(cháng)期沒(méi)有開(kāi)放的意愿和需求,這也是事實(shí)。到了今天,我們就要知道,面對當今世界,中國不開(kāi)放是不行的。

  除了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,從思想上我們至少要了解人家。我們在文化自信的同時(shí),也要文明互鑒。今天我們的開(kāi)放,是歷史的必然,也是我們中華民族自己的需求。

  中新社記者:從史學(xué)家的角度出發(fā),您認為當下的中西文明交流互鑒應該著(zhù)重哪些方面,又該注意哪些問(wèn)題,以更好推動(dòng)人類(lèi)文明進(jìn)步?

  葛劍雄:世界上各個(gè)重大文明,都有值得借鑒學(xué)習的地方,文明互鑒、文化互鑒和文化自信應該是并行不悖、相得益彰。片面地強調自信而沒(méi)有互鑒,會(huì )變成一種自戀、自我封閉、自?shī)首詷?lè )。因為任何一種文明、任何一種文化,都需要適應特定的時(shí)間空間,都不是一成不變的。

  佛教傳入中國后,中國不但接受它,還把它變成中國文化一部分,所以文明的交流融合是廣泛的。但是對哪些應該接受,這是有選擇性的,中國從來(lái)沒(méi)有對哪個(gè)文明照單全收。對于文化自信這個(gè)概念,我的理解其實(shí)是文明自信。因為中華文明是我們以往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物質(zhì)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,總體一定要自信。但不是說(shuō)我們所有的文化都一定是優(yōu)秀的,要認識到具體的文化各有千秋,這樣我們才能夠真正自覺(jué)地產(chǎn)生一種文化自信的概念。

  這就是費孝通先生生前所倡導的:首先各美其美,大家都是文化自信;然后是美人之美,真心誠意地理解、贊美、欣賞其他文化的美;最后達致各種文化美美與共。大家都本著(zhù)這樣的態(tài)度,既有文化自信,同時(shí)尊重其他文化,叫美美與共、天下大同。這個(gè)天下大同當然不是政治上的合一,而是大家和諧包容。只有在這樣的基礎上,才能夠建立人類(lèi)命運共同體。命運共同體,離不開(kāi)價(jià)值觀(guān),離不開(kāi)精神。(完)

  受訪(fǎng)者簡(jiǎn)介:

  葛劍雄,復旦大學(xué)資深教授、中國歷史地理研究所博士生導師,香港中文大學(xué)(深圳)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。教育部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委員會(huì )歷史學(xué)部委員,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,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,第十二屆全國政協(xié)常委。曾任復旦大學(xué)中國歷史地理研究所所長(cháng)、歷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,復旦大學(xué)圖書(shū)館館長(cháng)。主要從事歷史地理、中國史、人口史、移民史、文化史等方面研究。發(fā)表史學(xué)專(zhuān)著(zhù)20余部、論文百余篇。從事國際學(xué)術(shù)和文化合作交流,曾多次參加國內外文化、科考活動(dòng)。被國務(wù)院學(xué)位委員會(huì )、國家教委(教育部)評為“做出突出貢獻的中國博士學(xué)位獲得者”。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